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u乐客户端

时间:2019-12-12 19:51:21 作者:狗万比赛统计h 浏览量:61214

u乐客户端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如下图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见图

u乐客户端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u乐客户端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种文明,两种价值观的对抗,根本没有和解的余地。耶稣被排斥是必然的,也是肯定的。但是,基督徒传讲的方式上需要智慧,但是对邪恶的文化价值,是绝对不能妥协的。

再看耶稣传道,大多时候都是直接的提出相反的立场,甚至提出文化价值冲突的结果,使家人、子女、彼此为仇。可是当下的基督徒总是怕自己被排斥,就像一个人在人前根本不能挺直的站立,对自己的都不自信,自己说话都模棱两可,还传什么福音。

耶稣基督的思想价值、和天国的文明被排斥是必然的。

因为人们理解不了那种良善!所以我们的立场更应该明确!(节选自“冷峻的良心”公众号)

(二)读后感:对《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深有同感

4月25日主内微信公众号平台:基督时代 刊登了一篇题为 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 的文章,看了之后深有同感,但看到下面的读者留言多是反对之声,所以就不揣浅陋就这个话题谈谈自己的想法。

Y牧师的分享跟读者的留言主要关注于以下三点:1,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2,对中国文化的态度3,传福音方式的选择

我们先看第一点,对西方来华传教士的评价,关于这个话题以前一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官方主流对西方传教士的评价是“帝国主义的急先锋”,所作所为都是“文化侵略“,虽然也为中国现代化作出了一些贡献,这些贡献渐渐得到官方承认。

教会话语体系里的传教士都是耶稣在世,抛弃了西方国家优越的生活工作条件,不远万里来到贫穷落后动乱的中国,只为了拯救失落的灵魂,顺便为中国的现代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国现代意义上的教育,医疗,文化,慈善体系都是传教士们建立的,并且在抗战期间不顾个人安危拯救了无数遭难的国人,随随便便举个例子都能引来众人艳羡,仿佛这些事情都是中国基督教自己做的。

对于西方传教士曾经做过的事情,虽然曾经有以上出入较大的两种评价,但现在社会上已经渐渐有了共识,特别是在抗战期间对中国人民的帮助。

某位领导人在2014年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的讲话中说:令人感动的是,在南京大屠杀那些腥风血雨的日子里,我们的同胞守望相助、相互支持,众多国际友人也冒着风险,以各种方式保护南京民众,并记录下日本侵略者的残暴行径。他们中有德国的约翰·拉贝、丹麦的贝恩哈尔·辛德贝格、美国的约翰·马吉等人。对他们的人道精神和无畏义举,中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

虽然是以国际友人的身份承认,但终究是承认了他们的贡献,并且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但是在中国基督徒的眼中只要不是以传教士的身份承认就不是真的承认,仿佛只要官方一承认这些国际友人是传教士就是个感天动地的见证,圣灵感动,感谢上帝,中华归主。

典型的病态自卑,妄图通过国家权力来满足。

虽然经过了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及五十年代基督教自立运动,组织上与国外断绝了关系,但是中国基督教似乎依然是外国教会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影子,从未真正扎下根去,所以也就不奇怪Y牧师在文中所提的“这种优越感就是觉得因为我代表的是一种基督教文明,我这种文明更发达。我接触了一些国内的文化人和城市教会,他们就是有这种想法,觉得基督教文明才是最先进的文明。“因为当初传教士进入积贫积弱的旧中国时就代表了一种更优越的文明,这文明的背后是船坚炮利,是运转高效的政治组织,是辉煌璀璨的艺术文化,是传播福音的基督教,所以在中国基督徒的逻辑里”只要信了基督教,这一切都要加给你们了“。

基督教文明,传教士贡献在一些中国基督徒眼中只是证明基督教优越性的谈资,对传教士一身的本事一分没有看到,一分没有学到,对传教士那种受环境时代局限而产生的优越感倒是学了十分像。

西方传教士在那个时代的中国的确是有那个资本产生优越感的,毕竟至少享有外国治外法权,是不受当时的中国法律管辖的,俗称太上皇,想不优越都难,如果今天中国基督徒再有这种优越感那就是不合时宜的病态了。

对于来华传教士,可以借鉴的,多一些效法,少一些消费。

第二点对中国文化的态度,Y牧师的建议是“中国的基督徒首先要认同自己的文化、自己的根。 在面对中国文化的时候,不要贬低,而且对自己的文化要有自信。”

有读者留言认为,中国文化重男轻女,哄骗女孩子裹小脚,把人驯化成君主专制制度下的奴才,对世界没有任何积极正面的影响,面对这样的文化还要有自信,这就好比让我们相信蔡徐坤的球技是NBA级别。

中国基督徒对于中国文化的态度的确比较复杂。一套神的道怼天怼地怼古怼今,狠起来连自己都怼,就没什么不能怼的,更何况中国文化,魔鬼偶像的文化,这些都是当年“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的后遗症。

对于文化的优劣其实是可以相互交流讨论的,可是一旦夹带教义私货就没法讨论,因为这就牵涉到属灵正确,牵涉到运营资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中国基督徒历史上收受了西方差会多少好处,哪里有资格跟他的资助人探讨文化问题,哪里好意思说我觉得中国文化其实也还可以,所以明明是一个被征服者反而被培养出了征服者心态,但现实中又无法实施,只好骂几句魔鬼抵挡聊以自慰。

我是真心觉得中国文化也还是可以的,不是那种欺压女性裹小脚的中国文化,也不是那种把人驯化成奴才的中国文化,而是那种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不信命的奋斗文化。

在中国真的还有女孩子被逼裹小脚?还有人被驯化成皇帝的奴才吗?如果没有的话,那上面那两个现象就不是现在的中国文化,因为没有现实依据,过去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

中国基督徒通过反对中国文化而彰显信仰自信,反对的越狠越自信,只能说努力错了方向,跟属灵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因为这说到底是一种自卑。

当一个人觉得自卑的时候,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往往会通过一些其他途径来补偿自己的自卑感。

比如有些人懒得学习,就会说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独立坚强,就会说又拣选了世上软弱的,叫那强壮的羞愧。

有的人懒得努力赚钱,就会说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它。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

中国基督徒不要活在虚无缥缈的概念之中,不能落地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无论这个概念多么神圣光辉。

最后一点关于传福音的方式,Y牧师表示要通过爱和谦卑,但是有读者认为Y牧师这种态度过于暧昧不明,躲躲闪闪,没有自信,属于典型的右倾投降主义,为了迎合不信者而丢弃了福音的真理,这与基督徒真理在手怼遍天下无敌手的形象是不符的。

身为一位深受基要派熏陶的极端基要派,我理解读者的反对,因为传福音有人不信,不是福音的问题,也不是传的方式有问题,而是这背后有魔鬼的破坏,要坚定信心靠主得胜,誓与魔鬼决一死战,毫不妥协。

Y牧师大概是这个意思:战略上要坚持真理不动摇,战术上要懂得柔和谦卑,不要用战术上的强硬态度来掩盖战略上的心虚害怕.强者从来都是风轻云淡,弱者只能卖大力丸。

在看到Y牧师的分享之前,其中的一些观点我只能像张飞一样在心里说:俺也一样,就是客观中正地看待传教士、中国文化、基督教。不要神话传教士、不要为了彰显基督教优越性,为了贬低中国文化而贬低中国文化,不要迷信欧美日韩基督教。

中国基督徒的自信是无法通过外部的资助建立的,无论是欧美国家的基督徒总统还是红色中国的基督徒名人,中国基督徒的自信只能建立在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基督徒自己身上。

但是这些观点跟教会里纯正的教导是不符合的,说离经叛道都是轻的,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异端邪说。

看到了Y牧师的分享,才发现原来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观点,有种找到组织的激动。

符合现实情况可以执行的“异端邪说”比脱离现实高高在上无法落地的“正统思想”更适合这个世界。(节选自“平信徒看世界”公众号)

编者按:本站于4月底登载过一篇《【访谈】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可按此阅读全文),访谈对象Y牧师谈到他对当下中国基督徒传福音和做宣教的一些观点和思考。对于文中的观点,有基督徒读者提出了不同的观点和意见,这里将其中一些精选评论呈现给大家,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当更多人关注与思考这些重要的话题时,我们相信会对中国基督徒群体成长可以产生建设性的作用。(一)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

我倒是觉得这篇文章有些过分了!1. 什么是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作者有没有了解过近代西方对华宣教的历史?知不知道有多少宣教士为了福音,把生命都献给了中国人民?作者又是根据什么来指证宣教士的帝国沙文主义和征服者心态?当然,宣教士里也有不纯洁的人,但作者可以给出比例来吗?如果这两条都拿不出证据,而只是自作聪明地泛泛而论,我觉得是对百年前来华宣教士的侮辱。2. 作者是基督徒吗?宣教不可以宣称上帝是唯一的主,作者可以找出圣经的任何一节经文来支持这样的观点或神学思想吗?这已经不是信仰的问题了,这是在以基督徒的名义对基督教信仰进行篡改和攻击! 3. 耶稣告诉门徒要爱人如己,但这个爱是在爱上帝之下。基督徒不能因为爱人而放弃爱上帝。现在在西方,特别是美国,出现了很多社会问题,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展现所谓的爱人,丢弃了对上帝的爱,丢弃了基督教信仰,丢弃了基督教价值观。与其他宗教和平相处、包容,不代表要放弃基督教的信仰。每一个社会都需要包容和爱,但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主流的信仰和与之相关的价值观。为了爱人而放弃基督教信仰和价值观,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希望作者不要跟在西方已经泛滥成灾的所谓的“大爱”的屁股后面,这些不是新东西,也不需要拿来给国人。‍‍(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二)就让我们从在描述信仰见证和关系时弃用“征服”一类的词开始吧。(节选自“基督时代”微信留言)(三)驳《牧者分享:中国基督徒传福音时当避免“帝国沙文主义” 和“征服者”心态》一文中的一些观点

首先,文中说文中的观点是来源于一位服侍数十年的Y牧师,在教会之中服侍如此之久的人,自然是服侍经验丰富,才学深厚。只是读罢文字,本人还是对其中的一些观点不敢苟同,而且这些错误的观点在基督徒当中还是非常普遍的存在,所以鄙人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纠正。虽然自知才疏学浅,不敢跟一位服侍数十年的牧师一论高下,但还是秉承着自己的头铁脸皮厚,想对这位牧师的观点驳上一驳。

在反驳文中的观点以前,我们先讨论一个问题,什么叫“传福音”?

传,是个动词。可是福音,具体是指什么,传福音是传什么。是指耶稣的代赎,指耶稣的十字架,还是指上帝的爱?就这样一个问题,我想教会里不知道会有多少种咋说咋正确的“标准答案”,可是这都是十分笼统无用的说法,因为这所有的一切并没有具体的实际意义。这点从文中说要从“爱和生活”来见证信仰就可以看出,只说用生活见证信仰,可具体如何用见证,如何去生活却是只字未提。爱与生活真的能见证信仰传福音吗?

用生活和自己的生命见证信仰,传播信仰,这是教会中非常普遍的说法,甚至是比较高级的说法,这个说法正是本文要反驳的观点之一。

那福音到底是什么呢?耶稣传福音说“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福音就是天国的信息,天国信息的核心就是上帝的良善,所以我们传福音所传的核心信息就是――上帝的良善。此处我们需要留意的是,我们的善和上帝的善是不同的,我们是追求良善,追求认识良善,是从下至上的去摸索着探索良善。而耶稣是从上至下的带来那正真的完整的良善,来俯瞰残缺的人性和罪恶,然后把那完整纯全的良善指教给我们看。所以我们用生命和生活传播信仰之前,需要明白上帝的良善是什么样子的,这个可能需要我们花一生去追寻。如果我们都不能完整的理解良善,那如何果把上帝的良善活出来?难道我们的良善就等同于上帝的良善?

我知道,这还有很大的辩驳的余地。但是就以“德行”来见证福音和信仰而言,真的行的通么?

基督徒需要有外在的行为,但这种行为是生命的自然流露,而不是故意做作的去做好事,来展示自己的良善。基督徒总是强调自己的行为、生活、爱心,就好像自己的行为很高尚一样,这完全是基督徒出于自恋的错觉!

就算基督徒有好行为又怎样呢?难道告诉别人我有好行为,就能说明上帝就是真实存在的?这完全不合逻辑。还是说“你看我们基督徒多善良,你来跟我信上帝吧。”,这个逻辑也同样挺别扭,那基督徒的好行为到底有什么用呢?好行为离了本性里的良善,一点用都没有。有了良善根本不必强调好行为,因为好行为是由良善之心自发的。

不要说基督徒,任何一个宗教、民族、各种圈子里的人都强调人应该有好行为好素养,所以就算基督徒有了好行为,也只是和普通人一样而已,可在基督徒这里,个人德行怎么就成了一面标榜自己的大旗?还运用到传福音、见证信仰的高度呢,真是可笑至极!

基督徒如果做作的故意显摆良善、德行,人家又不瞎,难道看不出这种“用好行为、生命、爱心、来见证信仰和宣教”,让别人来看看自己有多么“好”的做法,有多么的虚伪么?这种带着目的的良善行为,比非信徒还不如。

所以基督徒要用爱心和生活见证信仰的说法,需要深刻细致的探究,因为已经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歌手李建,人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有才华,有德行,人又长的帅,获得广大歌迷和同行的一致好评,高晓松也评价李健说:“我们都变了,只有李健没有变”,李健有很好的德行和爱心,可是李健并不是基督徒,所以基督徒总是反复的强调行为有什么用呢?难道德行、爱心真的比别人好?比别人好在哪里?各种宗教里,娱乐圈里,明星,名人,做慈善有爱心的多了去了,人家也没高喊着用行为来证明什么。

再则,众人所认为的爱心,放在耶稣的良善面前还算不算爱心?我们所行出的爱心不过是莹莹灯火,可耶稣的良善分明如烈日骄阳,这才是我们应该传讲的。而不是用我们的可笑的善行去证明什么。

基督徒之所以强调行为,是因为停止了对上帝之善的追寻,对上帝良善的认识根本不得其门而入,无从理解,于是停留至此,只能强调行为了,因为除了这些,我们不知道该做些其它的什么了。

除此之外,笔者认为,这篇文中还有一个更加错误的观点,就是鼓励基督徒要“文化自信”,让基督徒认同自己的文化,文中是这么说的――“中国基督徒对自己的文化有自信,认同自己的根”。对此,我要说的是,基督徒不属于任何一个地上的国度,我们的根是在天国,我们只认同天国的价值文化,因为地上的一切文化和天国的文化比起来尽都是邪恶!再则,基督徒当有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情怀吗?狭隘!

文中还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任何文化面前并不低等。其实西方人很羡慕我们的文化,只不过我们近代错过了工业革命和科技革命,在科技这些方面比较弱。但我们中国的文化在人文关怀、审美等方面并不差。我们作为中国的基督徒,要以我们的文化自豪。”

西方人羡不羡慕我们文化我不知道,但是我只想问一句:中国文化对世界做出过什么样的精神文明贡献和人文关怀?是让妇女裹脚,还是君主专制使人做猪做狗,还是国人文化里夺去人情感、人性的奴才伦理?如果本土文化根本没什么人文贡献,何来的文化自信?

古代妇女的小脚确实是种美,人称清末怪杰的辜汤生,最喜爱女人的小脚,据说每当创作缺少灵感时,辜汤生就对着女人的小脚又捏又闻,灵感便滚滚而来。辜汤生学博中西,精通英、法、德、拉丁、希腊、马来亚等9种语言,获13个博士学位,是满清时代精通西洋科学、语言兼及东方华学的中国第一人。可是每当想到这么一个风雅人物闻起女人的小臭脚,还是让人一阵犯恶心。

文中需要反驳的问题很多,在此不一一列举了。

文中还说到:Y牧师实事求是得谈到现状,他认为,这更需要中国的教会和基督徒“有一个平和、谦卑的态度”去和非信徒大众和文化界去交流,“如果把中国文化斥责是低级的,那是很容易引起反感的,因为文化是中国人很看重和自豪的一部分。”

这种说法,需要谈一谈文章之外的一种东西了,这代表了很多基督徒的一种心态,就是害怕基督教的精神价值被大众拒绝,被排斥。这种心态几乎是整篇文字诞生的动机――害怕基督徒被排斥,这种心态在基督徒当中是非常普遍存在。

耶稣基督的文化价值,就是用来被排斥的,直到排斥的人了解了其中的良善为止。

四福音中耶稣是这样教导门徒传福音的:无论到什么地方,如果当地的人不接待你们,也不听你们的话,你们就离开那地方,把脚上的尘土也跺掉,表示对他们的警告。」(马可福音 6:11 现代译本)

传福音就是把上帝的良善也就是耶稣的价值理念传讲清楚,接不接受那就是别人的事了。就像一个传统家庭中的孩子,对家庭中的父权表示出反抗,这个当爹的脱下鞋子,对着儿子就是一耳刮子。这就是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