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凯时KB88最新

时间:2019-12-08 21:46:15 作者:缅甸银河国际 浏览量:30927

凯时KB88最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凯时KB88最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凯时KB88最新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凯时KB88最新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千亿国际在线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吉林快3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美高梅备用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众国际娱乐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天域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hg买球开户站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东魅平台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大卫娱乐2

圣经里说了要凡物公用,很多唯独圣经的人也都认为这个真理只是适用于特定的时代,不是更古长存的真理,只是阶段性真理。

本文说的凡物公用、过集体生活,现在教会几乎很少有了。但是这样的想法,却是一个巨大的魅惑。因为人们都是脆弱的,在社会上生活工作,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所有的事情,很多时候,专业性的工作内容消耗我们的时间反而很少。各种杂务反而消耗了我们的大部分时间。

生活压力也大,我们也不愿意跟别人打交道,工作也不稳定,这就促使一部分人喜欢过集体生活,凡物公用。这样的例子很多,很多教会在尝试,但是不敢大张旗鼓鼓励信徒住在一起,但是比如会鼓励信徒住在一个小区等。

去年,微信群里挺活跃的是一群基督徒一起卖掉中国房产,辞掉工作,去东南亚某地建立基督教诸夏王国的信徒。他们筹划多年,一起建立和完善教义,大概就是上帝即将来临,世界要毁灭,诸海岛是人类的避难所和希望,所以,他们前去那里意为去海岛避难。然后他们真的就去了,经过一个月的考察,一部分人决定离开,另一部分人决定留下来。这些人去了之后发现,他们的首领好吃懒做,于是大家又建立了另外的微信群,把首领排除在外。

他们都沮丧,也充满希望,认为好事多磨。他们最希望的是,有一个优秀的、具有领导力的大家长,带领他们一起生活。这使我们想起了耶稣家庭,这个被认为是天国缩影的社群。在耶稣家庭里面,大家根据才能从事某一项具体的工作,其他的事情都不用管,而是由大家长代为组织管理。

但是,正如1949年之后的人民公社一样,不久耶稣家庭随着规模的增加就出现了问题,分配不公、人心不齐。于是就开始有信徒主张分家,认为灵统比血统亲,但是血缘家庭比属灵大家庭生产效率高。

去东南亚某地的人们也发现,最大的困难,不是集体生活,不是创业,不是劳动,而是人心不齐,无法完全平均分配,会带来信徒的抱怨。这场轰轰烈烈的凡物公用试验,刚开始就遇到了沮丧的失败。

人们觉得,怎么做一件事情,就这么困难,怎么就这么多个意见。在这里,我们本文要诉说的是,信仰在具体的实践中,要避免的是绝对的道德主义和字面主义,圣经是这么说了,但是也要根据常识。常识就是,人们败坏,无可救药,所有人都是先有小家,后有大家。

在山西某市,一些家庭教会收入颇高,很多人就想着把钱聚合起来,一起用。还有一些开发商,本身是基督徒,就想着开发一个基督教社区,让基督徒移民买房,在这个基督徒社区里面居住,打造人间天国。

在历史上,乌托邦试验,人民公社试验都失败了。所以,恺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给上帝。在人间,是无法完全实现天国的,因为人心自私,只有真正的死而复生所在的天国里面,才能有完全的被净化的信徒。所以,我们的教会不要试图做一些已经被证明为失败的常识,劳民伤财!

凡物公用,在我看来是特定的历史环境下的产物,在生产效率低下,农耕游牧时代,生产无法依靠一家人完成,需要很多家庭一起,但是当凡物公用的群体规模小的时候,还可以,都是熟悉的人,当群体规模大的时候,紧紧依靠道德训诫,就不足以管理这个群体了,还是要建立世俗法律,管理这个群体。

很多人外出打工,希望能找到基督徒企业,能在主内企业工作。根据我的观察,大部分都体验很差,觉得基督徒企业老板,人心很坏,企业家也觉得基督徒不好管理,根本不如世俗的普通工人好管理。

这些互相指责的事就发生在我们周围,不是说企业家不好,也不是说工人不好,是说当双方定义为基督徒工作环境的时候,就会发生微妙的变化。

信仰,活化在生活中,但一些归属于世俗社会的事务,还是要归给世俗社会。不能妄图以神的律法灌溉整个现实社会的一切生活,否则就是建立神权社会了。我们不能极端,不能绝对道德主义,应该一边信仰,一边践行世界这个最大的修道场上的规则。

基督时报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