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伟德国际注册

时间:2019-12-12 19:49:48 作者:万亿娱乐场开户注册 浏览量:62989

伟德国际注册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如下图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如下图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伟德国际注册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伟德国际注册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4.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伟德国际注册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亚洲城ca88电脑版官网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老博士国际娱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

菲律宾万豪国际娱乐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

注册送300澳门威尼斯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

手机版聚宝轩国际客户端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

相关资讯
中华娱乐zhonghua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

喜来登国际真人娱乐

图源:pixabay.com

原作者米歇尔·布朗(Michael Brown)博士,为全美联合放送电台节目“火线”(Line of Fire)的主持人。

我们很多人都知道圣经上反对堕胎的案例。但是否有其他一些经文对堕胎持有不同看法呢?

在反堕胎的一面,我们注意到上帝告知利百加,说将来会有两个国出自她的母腹,指出了她未出生孩子的人格和魅力(《创世纪》25:21-23;另可见《耶利米书》1:4-5)。类似地,当马利亚前去问以利沙伯安的时候,施洗约翰就在母腹中跳动,因为耶稣就怀在马利亚腹中(见《路加福音》1:39-43。另可参见1:15,约翰即使在母腹中,也被圣灵充满)。诸如《诗篇》139:13-16这样的经文讲到了当我们还在母腹中时,主又是如何仔细地将我们编织在一起的。

但还有其他经文会指向另一个方向吗?

在这方面经常会出现两个主要段落,即《出埃及记》21:22-25和《民数记》5:11-31。但经过仔细检查,它们至少没有支持堕胎的立场。

先让我们看看英语标准版(ESV)中《出埃及记》的段落(有使用的希伯来语段落用黑体表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甚至坠胎,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相比下,新修订标准版(NRSV)则翻译为:“人若彼此争斗,伤害有孕的妇人,以致于流产,随后却无别害,那伤害他的,总要按妇人的丈夫所要的,照审判官所断的,受罚。若有别害,就要以命偿命,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手还手,以脚还脚,以烙还烙,以伤还伤,以打还打。”

那么问题就很简单了:《托拉》(Torah)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是一条人命?在这种情况下,对婴儿造成的任何伤害都将以现实形式予以偿还(如同以眼还眼等)?或者《托拉》是否认为未出生的婴儿更像是一种财产(如像牛或羊一样),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流产不等于谋杀?

希伯来语学者就这点进行了严肃的辩论。虽然我个人非常倾向于英语标准版中的翻译(相比新英语译本的“致使她的孩子早产”而言),但我们绝不能陷入教条。但是,无论两种方式,即使是新修订标准版中的译文又是如何用作支持堕胎的呢?即便遵循新修订标准版(或其他类似翻译),犯罪已经发生,犯罪一方将被判处罚金。那么我们今天如果将这个概念应用于社会,则堕胎将受到法律的惩罚,故意这样做更是如此(我再次声明,《出埃及记》21章所描述的案例,讲的是一位孕妇在两名男子的争斗中意外受伤)。

另外,我们在本文开头引用了圣经中的其他经文,指出了母腹中孩子的人格,我们可以为英语标准版和新修订标准版(以及其他英译本)中的渲染而营造一个极佳的案例。

至于《民数记》当中的段落,讲的是丈夫怀疑妻子犯了通奸时所举行的仪式。在那种情况下,妻子被迫公开发誓并喝下一种特别的混合物,祭司则说,“愿耶和华叫你大腿消瘦,肚腹发胀,使你在你民中被人咒诅,成了誓语;并且这致咒诅的水入你的肠中,要叫你的肚腹发胀,大腿消瘦。妇人要回答说:阿们,阿们。”(《民数记》5:21-22)

这里,一些支持堕胎的捍卫者告诉我们,上帝亲自用妻子摄取的饮料进行堕胎,致使这名孕妇失去了她的孩子。那么,我们又如何可以说上帝是反对堕胎的呢?尽管这个论点听起来有些荒谬,但确实有人经常提出,所以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反驳它。

首先,上帝是公正的审判者。如果他认为拿走生命是正确的,那么就是他的特权(参见《申命记》32:3。还要注意《撒母耳记下》11-12章的描述,大卫犯了奸淫,作为审判的结果,婴儿出生后就死亡了。)

其次,与这里的文字密切相关,这一段落绝对没有提到是怀孕的女性,也没有提到她会流产。希伯来文中没有任何内容朝向那个方向。

再次,即便饮料据称会导致流产(同样地,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流产或谈及半个字)。如果该名女性并没有通奸,则饮料对她毫无影响。这就意味着饮料不是某种堕胎药。

论证结束。

但是,我们不要在这里结束。在对这些经文的滥用作出回应之后,让我们用来自《路加福音》的这段描述玛利亚怀孕的美丽段落来作自醒:

“那时候,马利亚起身,急忙往山地里去,来到犹大的一座城;进了撒迦利亚的家,问以利沙伯安。以利沙伯一听马利亚问安,所怀的胎就在腹里跳动。以利沙伯且被圣灵充满,高声喊着说:你在妇女中是有福的!你所怀的胎也是有福的!我主的母到我这里来,这是从那里得的呢?因为你问安的声音一入我耳,我腹里的胎就欢喜跳动。”(《路加福音》1:39-44)

在我们父亲的视线中,那些未出生的婴儿是微小的人类。当我们支持他们的时候,就是与他们站在一起。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