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bet36体育在线开户_bet36备用网址器

时间:2019-12-07 17:58:29 作者:365备用台湾 浏览量:45425

bet36体育在线开户_bet36备用网址器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下图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见图

bet36体育在线开户_bet36备用网址器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bet36体育在线开户_bet36备用网址器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3.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bet36体育在线开户_bet36备用网址器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g环亚投注平台备用网址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g3备用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波音备用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神州备用网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blf百乐坊备用网址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黄金城娱乐备用网址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99贵宾会娱乐备用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万豪国际备用网址开户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劳力士最新备用网址

大年初七,李铁锤传道人的葬礼现场。

(续:【特稿】河南农村传道人李铁锤被主接走-回首他的一生风雨路)对一个男人成长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他的父亲,而父亲的突然离世更是可能对他的人生产生一种刻骨铭心而又深邃久远的影响。

25岁的年轻人李蒙召不久前刚刚经历了这样的一场突如而来的人生变故:他挚爱的父亲、一位普通而平凡的传道人李铁锤弟兄刚刚50岁,在2017年春节大年初五的晚上悄然被主接走。

父亲离世之时,他并不在家,而是在离家几十里地的周口市区。初五接近午夜时,他突然接到电话被告知父亲有些不舒服,赶紧回家。他以为没有什么特殊,毕竟父亲的身体一向结实,虽然年前腊月二十八的时候被查出来有肾结石,但定下大年初六去医院做个微创手术应该就没问题了。所以,接到电话后他没有多想,只是为父亲的身体祷告了下,第二天回到家中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离去。

虽然已经过去近一个月之久,心痛却并未随着时间逝去多久。提起当时的情况,这位年轻男子泪水自然流下来。而当回忆起生前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塑造,以及父亲离去他最大的遗憾时,他又多次泪水涟涟,让人不禁想到:“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在父亲离世近一个月后,蒙召打开心扉,分享了他内心对父亲的爱、思念和怀念,以及父亲留给他的感动,和他对父亲的遗憾。他的分享也让坐在他身边的母亲一直默默流泪,这也是她第一次听自己的孩子这么直白的分内心的挣扎和辛苦。

“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蒙召坦然说到这次父亲的离去对他是个试炼。大年初七,蒙召的父亲李铁锤的葬礼现场。

他的名字是父亲特别起的,叫做“蒙召”,一听就感受到这是一位朴实的农村传道人对自己孩子的心愿:希望他也和自己一样蒙受神的呼召,成为被神使用的人。

蒙召说,在他小时候,父亲就决定将他奉献给主走服事的道路。他的父亲被当地人称为是“生在‘道’里面的”,父亲的外祖父曾是19世纪英国传教士按立的牧师,文革中和改革开放后蒙召的爷爷也在家里和村里面做过教会,而自己的父亲也是经历过上个世纪80年代的农村教会大复兴和90年代初的逼迫而坐监流血,扎根农村几十年默默服事自己的父老乡亲。

由此,父亲最大的心愿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走一样的道路,但这也是父亲曾经最大的挣扎。上个世纪90年代从牢里面坐监40天出来后,李铁锤不希望让儿子再跟自己走一样的道路,因为“服事这条路太苦了”,但他和妻子后来经历神安慰,感到最好的道路也是这一样道路,虽然很苦。于是,生前李铁锤就多次鼓励和要求儿子读神学、服事教会,虽然一开始并不十分理解和接受,但生性单纯的蒙召顺从了父亲的心愿,一直在努力和尝试,如今父亲离世,他也更加坚定了服事的心志,计划下半年去读神学,之后更多的服事教会。

但同时,他最为难的是如何照顾他的妈妈和80岁的爷爷。彷徨与迷茫之间,让人看到他从父亲身上继承的赤子之心。

他也谈到其中让他挣扎的是周围愈来愈经济化的环境和并不充裕的家庭环境需要照顾。值得关注的是,蒙召的心声和处境并非个案,这其实也是很多基层传道人现在面临的真实的处境,透过蒙召的经历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中国教会还需要更加成长成熟,尤其是在培养年轻传道人上需要更多投资和花心血,由此才能帮助和坚固更多年轻的传道人在服事的路上走得更远。蒙召父亲生前为数不多的照片之一。

基督时报:你可以分享一下你和你父亲之间的一些故事吗?蒙召:我爸爸从小把我奉献(给主)了。最开始是在2010年,当时我18岁,刚初中毕业。那年假期我去北京跟着我姑姑干建筑,干了一个月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问我去不去上神学。我开始没回答,我爸说,你考虑考虑吧,想去的话就回来,还有另外一个人跟你一起去。

我考虑了两天,就回家去跟我父亲说:去。其中一个原因是觉得有人跟我一块去,不至于太害怕,没想到那个说本来跟我一起的人没去,我只好独自一人去河南的一个神学院读神学。

刚开始,我对读神学这件事也没有经历什么挣扎。但是读了一年左右,我不想读下去了。我没有跟我爸讲,又坚持了一年直到毕业。神学校为毕业生分配实习工作,我接受分配去一个教会实习了一年,实习结束,我便又回到家里。

后来,有一个人跟我爸推荐了南方的一个神学院,让我爸问我去不去。我爸问我想法的时候,我也没想很多,我说:“去就去吧,多学点好服事。”因此,我又在南方一个神学院学习了两年。

在南方读神学的时候我跟我爸吵了一架。一次假期我从南方回到家中,我爸指责我这个学期花的钱太多了。我反驳他说:“同学天天拉你出去(玩),你能不去吗?”因为同学拉我出去吃饭,一次两次不去,再有第三次也只好去了。我爸那样说了之后,这个假期结束之后的新学期,就是最后一个学期,星期天不上课,我也几乎不出去,因为我知道一出去就要花钱。同学们都出去了,我就在宿舍里面睡觉。

那个学期结束后,我毕业回家,心里开始挣扎,不想服事了。看着家里没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我服事的心就动摇了,有了出去打工的想法。我没有将这个想法告诉父母,因为我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同意,我也没有跟任何人讲。

在读神学的时候,每一次暑假回来,我都会待在家里不出去。因为一出去就会碰到村里的同龄人。我从河南的神学院毕业回来之后曾跟同龄人出去玩,他们是在外边打工的,谈论着自己在外边赚了多少钱。我听了,心里很不好受。从此学校放假我便几乎天天待在家里,要么看看书,要么看看电脑。那一段时间真的很难受,心里很动摇。

2016年上半年,一位牧师介绍我去广东继续读书。我实在不愿意去,心里感觉压力很大,但还是去了。在广东待了两周,因为适应不了环境等各种原因,打了好几次电话跟我爸说,我想回来。我爸为了这件事很生气,那个学期我还是坚持下来,但是再开学我便不再去了,一直在家乡附近的教会实习,准备实习结束回家乡教会服事。

今年年前的时候,一位牧师推荐我去北京读神学。但是没想到我爸突然去世。那天晚上(大年初五)我不在家,在周口小叔家帮忙,半夜11点家里给我打电话,没有直接告诉我,只是说:“你爸病得厉害,你回来吧。”我回来的路上还在车里祷告希望神医治我爸的身体,但是没有想到他那是已经不行了。

年前农历二十八时我爸去医院看病,我去看了他,第二天就回家了。初一,我去教会代完课回来,那两天我看他的身体也好点了,我就说,下午我去周口小叔家帮忙,之后初一到初四,每天要么中午,要么晚上,我都打电话问他的身体。初五中午我照例打电话给他,他问我那边忙不忙?我说,初五不太忙了。他说,你在那边好好帮忙吧。那天就说这么多,我们都高高兴兴的,但是没想到当天晚上再打电话,我爸就不行了。

那天夜里我回到家,还不相信我爸已经走了,我躺在床上,一直都不相信。

基督时报:你父亲曾经坐监流血,你之前知道你爸服事中遭遇逼迫受苦的这些经历吗?蒙召:我以前从没有听过我爸说其他服事中受到的艰难逼迫,去年听他给你分享见证的时候我才第一次听到他关于自己经历的分享,但是也只是听了一点;年前(2016年)5月,我跟我爸去参加一次同工培训,在分享见证的环节,我爸也做了分享,那是我第二次听,心里很不好受。我从小不知道这些。

基督时报:你小时候父亲就开始服事了,很多精力可能不能放在家里,你对这些是否有过委屈?蒙召:我并没有觉得委屈,因为他每次出去聚会前都会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好,回来之后又会把要做的事情做好。而且他去聚会不是一去就很长时间,他一般是早上走,晚上回来,最多的一个星期不在家。所以我们并没有缺少父亲的陪伴,几乎每天都看能见他。但是觉得我爸比出去打工的人还要忙。

基督时报:你父亲让你读神学、服事,你甘心乐意吗?蒙召:我爸让我去读神学、服事,我都去了。刚开始他让我去读神学,其实我也有点不情愿。虽然小时候天天去主日学学习,但是突然让我读神学,我也不懂什么是神学。刚开始有一点挣扎,不想去。后来我说想去,是因为他又跟我说,还有一个人跟我一起去,我才感觉安心,决定去。不过慢慢的挣扎也没有了。但是从南方的神学院回来时很挣扎。那个时候我很难过,甚至不想服事了,想出去打工。因为家里生活来源不很多,也不稳定。

基督时报:你父亲突然去世,你对神有埋怨吗?蒙召:埋怨倒是没有埋怨,但是有一些不理解。

基督时报:你从父亲身上学到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蒙召:他很关心弟兄姐妹,只要听到哪个教会的弟兄姐妹生病了,他就带领我们村子教会的弟兄姐妹去看望。大概是前年的圣诞节之后我回家,我爸说教会的弟兄姐妹去了养老院,买了蛋糕给老人们过生日,我记在心里面了。去年我家种西瓜卖钱,我想起去年他们曾看望孤寡老人,就跟我爸提议:“要不我们带着西瓜去敬老院,让他们尝尝咱们家种的西瓜。”我爸听了很高兴地同意了。过了几天我俩就带了西瓜看望老人。我切西瓜,看他老人们吃西瓜。一个老爷爷说:“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瓜。”他们哭了,我看着他们哭,我心里也很难受。

基督时报:你父亲这么早去世,你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蒙召:2014年,我谈了一个女朋友,是当时在河南的神学班的同学,一年之后,因为一些原因分手了,所以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在我爸生前结婚。

基督时报:你父亲做在你身上的、最让你感动的事是什么?蒙召:前年,我在河南的神学班给新生带灵修课。天冷的时候,我爸打电话给我说:“你妈给你买了一件袄,等两天聚会的时候我给你带过去吧。”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他自己给我买的,但是说成是我妈买的。他不会直接表达自己的爱,我们一家都是这样。

基督时报:能举一两个在你的服事当中父亲帮助和教导你的例子吗?蒙召:在教会服事真的不是容易的事情,有时候看到教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去讲。但每次暑假回来,我爸都让我拿着自己学到的东西去自己家的教会好好操练,我因为教会的那些事不想去,我爸就鼓励我说:“你在家里都不敢操练,出去怎么敢操练?”他用这种方式帮助我成长。

基督时报:对于未来的事有什么打算吗?蒙召:之前介绍在北京读神学院,因为父亲突然离世,我需要在家里处理一些事情,比如等到农忙把麦子收了,我父亲为了家里面的经济种了几十亩地,需要把这些地继续种完,夏天把地还给人家。我打算下半年再去读神学,应该会学两年半左右,学成后找地方去服事。

基督时报:你们家的经济并不宽容,你去读神学的话可以申请奖学金吗?蒙召:我报名的时候看到相关资料上面写了有贫困生补助。我想最近跟学校联系,申请贫困补助。我本来也有这样的想法,就是等到今年收完麦子,就把家里承包的这些地都给别人种,自己家的自留地也给人家种,我去北京学习神学,我妈妈也可以跟我一起去那边找个工作。但是妈妈又需要照顾爷爷。我的爷爷8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需要人照顾。我走了的话,妈妈和爷爷怎么办。其实爸爸生前,有不少人建议他可以去城市里面服事,他就是因为要照顾爷爷,他跟我说过因为还有他的老父亲,我的爷爷,他的身体已经不好了。我爸就是因为我爷爷,才一直没有从村子里走出去。如今我和我妈要是出去,我爷爷就没有人照顾了。如今我爸去世,我的想法也和他一样。

(本文为基督时报独家稿件,由笔者根据采访内容整理而成。文中观点仅代表受访者立场,基督时报保持中立。欢迎个人浏览转载,其他公众平台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