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188比分直播

时间:2019-12-07 18:37:55 作者:好运11选5 浏览量:93610

188比分直播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见下图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见图

188比分直播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188比分直播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3.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188比分直播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凯时KB88最新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大卫2平台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鸿运国际平台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博天堂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任天堂国际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凯时娱乐平台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

ag8829环亚娱乐

上周,普世圣公会于香港召开领导人会议。坎特伯雷大主教担任主持,公开表示了对圣公会因同性恋问题而导致分裂的担忧。

5月5日,圣公会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Anglican Consultative Council,本次会议简称为ACC-17)宣告闭幕。在会议结束之前,坎特伯雷大主教贾斯汀·韦尔比寻求对就同性恋持有不同立场的双方进行调解,还就自己在处理于明年举行的兰贝斯会议(Lambeth Conference)邀请事宜时所犯下的所有“错误”道歉。

2020年,兰贝斯会议将会召集全球所有圣公会的在任主教及其配偶,但今年2月,曾发出公告,称同性恋主教的配偶将不允许参加本次会议。这一决定受到福音派的欢迎,但却遭到圣公会内外自由派的强烈抗议,他们声称这一决定是带有歧视性。

举办会议的肯特大学(Kent University)表示,这一决定引出了“重要的伦理问题”。同时,在会议期间,肯特大学欢迎这些未被邀请的同性恋主教的配偶留在校园内。

5月4日是会议的最后一天,圣公会协商委员会会议的讨论也几近破局。在这样的情况下,大主教介入并发言,称由2020年兰贝斯会议邀请事宜而引起的不安是自己“的错误和责任”。

大主教表示:“可能是在最后的时刻,我才会明白是我做错了。在审判日那天,我会就此问题一一作答。我处理得很糟糕,我相信我已经犯下了过错。对于某一团体或另一团体,无论你们关心那些被邀请之人还是那些未被邀请之人,我想向你们道歉,因为我(这样做)并没有帮助到圣公会。就我所犯下的错过,我请求你们的原谅。”

大主教的道歉并没有取消兰贝斯会议会将同性恋主教的配偶排除在外的决定。在这次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有争议的决议,要添加一个听取意见的程序,听取那些因性取向而在教会当中“被边缘化”人们的声音。据悉,这一听取意见程序源自1998年兰贝斯会议第I.10号决议。

5月4日,圣公会俄克拉荷马州主教艾迪·科尼茨尼(Ed Konieczny)提出这一有争议的决议。他还呼吁各个教省收集就人类性取向听取过程的回应。

会议代表们没有就这一决议的听取过程部分提出异议,但就序言的措辞发生了冲突。据悉,序言旨在肯定“对于那些因为性取向而导致被边缘化的上帝的孩子们,要给予他们尊重和尊严”,但它还加了句“这些人应该完全包含到在普世圣公会的生活中。”

几位来自南半球的主教谈到了措辞。苏丹的多数人口为穆斯林,其大主教以西结·孔多(Ezekiel Kondo)就警告称,如果这一决议未经过修正而通过的话,那么苏丹的圣公会“明天”就关门。

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后,大主教韦尔比帮助制定了一项有着“新措辞”的决议。这份决议对2020年的兰贝斯会议的邀请事宜表示“担忧”。

决议要求韦尔比给予“听取程序”以“支持和独立性的协助,以便听到人们所关注的内容和声音,特别是那些在性行为方面感到被边缘化的人们。”

性倾向问题引发了普世圣公会内部产生激烈分歧,包括北美在内的一些教省变得越来越自由,他们许可同性恋人士出任主教和同性婚礼仪式。

这些行为激怒了圣公会的正统派,特别是南半球的教徒。他们认为这些行为是违背圣经的,也不满意领袖层对于自由派教省的处理,更试图从内部改革教会。

他们的一项成果就是成立了全球圣公会未来会议(Global AnglicanFuture Conference,简称GAFCON)。该会议威胁要对允许同性恋主教出席的2020年兰贝斯会议进行抵制。

尼日利亚和乌干达的圣公会已经表示将抵制2020年兰贝斯会议。他们还与卢旺达一道,没有派代表参加这次于香港举行的协商委员会第17次会议。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