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天时地利娱乐平台登录

时间:2019-12-07 17:58:37 作者:永利赌场在线平台网址 浏览量:93436

天时地利娱乐平台登录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见下图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如下图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如下图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图

天时地利娱乐平台登录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天时地利娱乐平台登录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4.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天时地利娱乐平台登录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华克山庄博彩官网手机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云顶世界赌场网址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天发娱乐网站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博猫代理开户开户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经纬娱乐平台上浤发玩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相关资讯
上网赌博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博彩游戏排行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鑫源太阳城平台娱乐

图:摄图网

“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为了养家等各种原因,原河南一农村教会带领人关姊妹不得不做出把教会托付给其他人、自己出去工作的选择。虽然没有完全放下教会的服事,但因为她不再是教会带领人,教会的弟兄姐妹仿佛要把她骂破了头一般的指责她。面临信徒的指责,她也曾在神的面前哭泣,认为自己是个离弃神的罪人而深深自责。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关姊妹从外地回到家乡农村所属的城区,一边创业一边服事教会,与其他牧者一起建立教会。虽然到了今天内心仍旧不能完全释放,但她分享说,如今,她的视野更加开阔,慢慢开始觉得,原来在任何位置都可以荣耀神。

关姊妹出生在基督徒家庭,从小就在教会听自己的长辈讲道、见证他们的服侍,长大成人之后也自然而然开始了全职服侍主的道路;她出嫁后也一直做教会的带领人。此后,她离开农村去往城市,直到三年前也都在全职服侍。她因为两个儿子即将结婚,自己的丈夫又因为身体原因无法带来经济收入,无奈之下开始经商,但是并未放下教会的服事。她因此受到信徒许多的指责。“有说我是底马的,有说我下了海的,说什么的都有。”关姊妹谈起这些指责。信徒会说她:“就是你带了个坏头,给我们带了坏头!”

此外,年龄在50岁上下的关姊妹提到,自己没有下海前也和许多基层的传道人一样,虽然是全职服事,却是义工性质的——没有工资。她说:“我为主工作,我就要拿工资!——其实不要有这样的心理。但是传道人是为了主工作,不论是家庭教会还是三自教会,他们都是服事主的,他们都该得一份(工价),这是上帝给我们的。”关姊妹理性上认为传道人得工价是合宜的,但内心仍旧觉得这并不是理所当然,在传道人应不应该要求工价这一点上颇为矛盾,因此生活也一直清贫。

关姊妹提到教会和信徒在传道人工资问题上的态度说:“有一次我想,就看他三自教会,一个月给1000块钱,收入连扫大街的都不如。服侍主已经够付出的了,够辛苦的了,却有很多人不理解。服侍地那么多,他们(指信徒)都没看见,但是你做得有一点不好,他们就看到了。”但是关姊妹表示,自己不得工价的服侍却不被人理解,这些年也习惯了,也渐渐明白了神的心意,她说:“这些主也知道,我也一直不断地感谢主。”

关姊妹在无奈之下选择带职服侍之后,面对信徒的指责,她自己也产生了错误的想法。最开始两年她常常在主的面前哭泣,一进教堂就要流泪:“主啊,我是个罪人!”她回忆自己当时的心态,说:“我里面经常有自责——我出来做生意,我叫别人绊倒了;我出来做生意,叫别人的信心冷淡了。”

经历了挣扎,也找自己相熟的牧师倾诉和辅导,同时伴随着视野的开阔,关姊妹最近这一年渐渐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无论我在哪里,在哪个位置上,我都是为主活着,我就是做生意,我也是为了主。”

因为做生意,在教会的服侍肯定没有以前多。有一个姐妹因此对她说:“姊妹,你(在这里做生意)这是大材小用啊!”关姊妹就回答她,“你说错了。”“其实,无论你在哪个地方,主要重用你,在啥时候他都会重用你;你不是主要用的,到哪里都不能被重用,这不是大材小用的问题。”关姊妹这样说到。

还有信徒说她:“你得经常为教会跑(工作)!”关姊妹就回答:“(就算)我不跑,(也)有人跑。”她现在知道,即便是她不在教会里,也会有人去教会服事。

“感谢主,慢慢地我就想开了,不那么自责了。”关姊妹如今再想起信徒“你给我们带了坏头”的指责,明白过来其实不是自己把信徒带坏的,其实这样的信徒本身就有自己的问题。“相比这些这样说我的人和教会的其他的同工,我是比他们后来教会和服事的,怎么说是我带坏了他们的呢?”

因为之前一直是全职服事,关姊妹没有任何积蓄,做生意的本钱全部是借来的;现在带职服事已经快三年,没有任何经验的她头一年亏损了5、6万块钱,此后也只是“保本”,“现在做生意不容易。”她说。但是她每次赚了钱,除了自己家用,她就多多为教会奉献,所欠的债务却一直没有还。“一点都没有还,”关姊妹说,“最开始赔钱的那一年,我也都会在每个主日做奉献,因为我知道,虽然我没有站在带领的位置上了,但我是基督徒,我还是传道人,我要带头奉献。”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