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大地娱乐平台注册

时间:2019-12-07 18:08:49 作者:澳门大发官网 浏览量:55189

大地娱乐平台注册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如下图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如下图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如下图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见图

大地娱乐平台注册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大地娱乐平台注册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1.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2.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4.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大地娱乐平台注册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注册送一百现金电玩城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信宝娱乐平台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

最新娱乐送彩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太阳城娱乐代理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尊龙开户备用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

相关资讯
开户首存一元送十八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

手机版九亿娱老平台

图源:BARNABAS FUND

在厄立特里亚,基督徒会因为信仰而在这个东北非国家被监禁,而一位移居澳大利亚的厄立特里亚牧师就该国被囚禁的基督徒所面临的可怕状况向外界提供了一些情报。

这位名叫“加百列”(Gabriel)的牧师在接受巴拿巴基金会(Barnabus Fund)采访时回忆称,自己在厄立特里亚被拘留期间曾经遭受酷刑、饥饿和强制苦工。总部位于英国的基督教跨宗派救援机构巴拿巴基金会报告称,加百列在厄立特里亚遭到多次监禁。在对基督徒进行迫害的国家中,“敞开的门”就将厄立特里亚列为全球第七大敌视国。

1998年,加百列第一次入狱,时间持续了约一个月。有报道称他与自己教会的其他成员一同被关押。

在加百列第二次被监禁时,即使他的刑期只应持续六个月,但当局还是判他入狱三年。

加百列的话被转述为:“有时你会与上帝发生争执:为什么您让我遇上这种困境?但当你开始阅读圣经、每日祷告时,你的大脑就会自动发出喀哒声– 这应该就是你前进的主要方式。”

因为加百列是名牧师,所以他的拘留时间比原本预定的要长。

加百列也声称,由于自己是一名基督教领袖,所以常常在监狱里被单独挑出来进行殴打。他回忆称自己曾经被绑起来、被用棍子击打头部一小时的例子,对方借此向其他囚犯传达这样一个信息:绝不容忍基督教信仰。他也回忆称有一名护士敦促他放弃基督教信仰,以便不再招致殴打。有报道称该名护士告诉加百列,一旦出狱他还是可以继续保持基督教信仰,但加百列拒绝否认基督。

加百列还分享了自己曾经在单独禁闭时被锁在货运集装箱中两周的感觉及感悟。他称,在白天日光下,集装箱内部温度炙热,而夜晚则变得极为寒冷。

除了单独禁闭外,加百列称囚犯们每18个小时才能获得少量食物。尽管缺乏营养,但囚犯们还得被迫进行艰苦的劳动,不得不收集石头并加工成建筑材料。加百列回忆称:“有时你得用重锤砸碎石头。你会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因为每个人都患有营养不良。警卫们歧视基督徒,如果他们生病,警卫是不会让他们接受治疗的。”

加百列强调称,不仅仅是自己,其他基督徒也面临着类似待遇的命运。他称自己知道有两名囚犯在狱中皈依基督教并遭到三天的殴打和折磨。他认为,尽管受到了迫害,但新信徒并没有动摇对基督的信仰。

加百列还称监狱是禁止使用圣经的。一旦发现囚犯持有基督教圣经,则他们将受到严惩。然而,这种惩罚的威胁并不能阻止基督徒在监狱里读到上帝的话语。根据加百列的说法,基督徒囚犯将圣经拆分成好几个部分,以便每个基督徒都能读上一小句。至于加百列自己,他拥有并可以向其他囚犯教导《启示录》。

根据巴拿巴基金会的说法,在获悉政府计划对其再次进行逮捕之后,加百列逃离厄立特里亚并躲避了数年。

今年夏初,在镇压非宗派基督教的过程中,数十名厄立特里亚基督徒被捕。

自1993年独立以来,厄立特里亚政府一直受到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的控制。厄立特里亚政府仅承认四种宗教派别:正教、逊尼派伊斯兰教、厄立特里亚福音路德教会和天主教。政府还试图对这些公认的宗教派别进行控制。

正教正当的牧首阿布尼·安东尼奥斯(Abune Antonios)于2007年遭拘留就是个例子。安东尼奥斯拒绝驱逐数千名反政府的信徒,从而激怒了厄立特里亚政府。此外,安东尼奥斯还呼吁释放政治犯。

今年夏初,厄立特里亚政府还关闭了所有由天主教运营的医疗设施,以致数千人无法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

以上翻译自合作伙伴《基督邮报》英文版,有删节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