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507867812

申博体育平台

时间:2019-12-14 05:39:54 作者:ag备用网址 浏览量:48473

申博体育平台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见下图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如下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如下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如下图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见图

申博体育平台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申博体育平台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1.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2.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3.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4.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欢迎订阅基督时报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申博体育平台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杏耀平台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亚洲城备用网站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

uedbet体育官网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宏海国际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

大卫娱乐2

欢迎订阅基督时报....

相关资讯
海南福彩网

图文无直接关系(图为某教会聚会时资料图)

罗马书12章2节说:“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这句经文在历史上被解经家解释为多种意思,其中有一种就是:“不要被你周围的世界把你挤在它的模型里。”

人容易被挤在一个模型里,成为一个固定的样式,教会亦是如此。有牧者曾说,教会现今不缺真理与道理,缺的就是能够“走出固有格局的眼光”。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某些教会却始终固步自封,还在以原有的模式进行聚会、礼拜。教会应当是与社会互动的,社会在变化的过程中,教会也当随之改变、更新,以能够适应社会的方式去发展。

当然,也有一些教会、牧者看到了时代发展下教会所面临的转型,他们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不断摸索、寻找,以能够顺应社会的新模式、新方法去建造教会。华中的崔牧师就是其中一位。

崔牧师是华中地区某中心城市家庭教会的牧者,接受基督信仰至今已有15年时间。2002年至2011年这段时间里,崔牧师一直在传统教会聚会并参与服侍,见证了教会从复兴时近千人聚会到衰落时只有几十人聚会的过程,也见证了一个保守、守旧的教会所带来的诸多弊端。2011年时崔牧师举家迁至华中地区一中心城市,与另外两个弟兄一起准备开拓新的教会。

然而初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作为外来牧师的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教会,谈何容易?在历尽了一系列的艰苦与不易后,崔牧师通过自身的经历、有了很清楚的对传统教会里存在着的利与弊的看见。他说:“当时我就在想,我们要建立的教会,不能再去走传统教会的路线,而是要更加的包容和开放……”

崔牧师界定说,他认为现在自己尝试的教会属于一种“开放式”的新兴城市教会,这种“开放式”的表现形式是:不仅聚会时间、地点、财务等方面全透明,而且教会在聚会、敬拜上也秉承着“轻松”、“自由”又不失庄严的风格来进行。崔牧师说,相较传统的教会,他们的这种新型教会一是在受众群体上有所不同,传统教会普遍是老人、妇女偏多,而新型教会以男性、年轻人士为主;二是传统教会比较强调律法、权威和顺服,相对保守和封闭,而新型教会则强调恩典、平等和交流,相对更加开放包容。

那么,什么是“开放式”教会?崔牧师用他所在的教会进行了说明:

一,不勉强信徒一定要固定在某个教会委身,他们有选择教会的权力。“信徒要走,我们不会勉强,会祝福他。当然,我们也会讲委身,但我们讲的委身会强调首要委身的对象不是牧师、不是教会,而是耶稣基督和祂的道;另外委身的目的也不是要辖制信徒,一定要‘生在本教会、死在本教会’,而是希望他们委身在一间能够好好的塑造自己的生命和品格的教会里。但如果因为某种误会或者其它原因离开,我们一样会祝福他们,为他们代祷。”二,教会不是牧师或教会负责人一个人的,而是会友整体的。牧师、教会负责人即便离开了,教会会友依然可以使教会正常运转,而不是牧师一走,教会就垮掉了。

以下是基督时报同工邀请崔牧师针对他的信仰经历,以及如何从教会过于的固步自封逐渐更新的心路历程见证:

基督时报:您提到起初在的教会模式比较典型,很保守。这个“保守”具体是怎样的呢?崔牧师:从“保守”走向“开放”,这个转变有点慢,经历也比较漫长。我信主是在一个很传统的温州教会,在那里待了很长时间。2002年圣诞节之前进入的教会,一直到2011年才离开,差不多有十年时间。我当时的教会是内地会背景,非常传统、保守的。后来我)读神学时,学的是改革宗,虽然系统化了,但很多方面变得更加保守、封闭和极端了。

当时教会保守到什么程度呢?一,座位,男女是分开坐的。男人坐一边,女人坐一边,不能坐在一起。二,女性不准染头发、烫头发,不准穿短裙、吊带、露肩上衣,不能化浓妆。去年我过去参加一个聚会时,一位在当地比较出名的传道人还在讲道中嘲笑女性烫头发像方便面。三,圣餐用两个杯子。不知道这两年改了没有,那时我在的时候,圣餐就两个杯子,弟兄一个,姐妹一个,从前往后一个个传下去,大家轮流喝一口。所以那时每逢圣餐时,坐在后面的年轻人就冲到第一排,想要靠前一点喝,避免喝别人喝过的。

上述都是外在或形式上的。思想上的保守最明显的有三点:一,不尊重差异化。例如我们在社会上觉得很没用、很窝囊的人,他到了教会反而受到牧者的喜欢。为什么?因为他听话顺服,牧者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一类人特点是基本上个人能力不强,也没有什么创意和想法,特点就是听话。

但听话的人多了,就会明显导致教会慢慢缺少人才,尤其缺少领袖型人才,因为人才在牧者眼中都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最后所面临的,要么是被赶走了,要么自己呆不下去就走了……各种情况都有。在这个方面我感触比较深,人才大量流失。

二,教会信徒爱相互比较攀比。我在读神学的时候,教会义工传道还很多,同时由于教会的需要,也开始聘用一些专职传道。当时专职传道人在教会就面临着被对比的痛苦。有一些年轻的专职传道人,经验不足,可能恩赐也不是很好,信徒就开始比较:“某某人讲道比你好,口才比你好,能力比你强,然后人家不但不领工资还奉献”等等。专职传道人往往都还很年轻,这样一对比,能力经验确实没有老传道人强,再加上本身工资也不高,面临着精神和经济的双层压力,非常痛苦和压抑。

三,教会是领袖一个人。我自己在温州的一个传统教会9年,刚开始还能适应那边的氛围,感觉也很不错。那个时候正是教会的复兴期,大家比较齐心、合一,都有发展的目标,也有有能力的年轻领袖,比较会带人。但后来那个领袖走了,教会就开始衰落了。一方面是教会同工之间谁都不服谁,另一方面教会也确实缺少有领袖才能的人。像这种教会,基本上领袖走了,教会也就一下垮掉了。这个对我冲击很大,一开始聚会有近千人,后来只有几十人。

基督时报:所以这件事促成了您离开那边,来到现在的城市自己做教会。您在当时刚到这里时,所面临的是什么?您是如何去突破的呢?崔牧师: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件事促使我离开的,传统教会的人才流失已经是常态了。我跟两位同工是2011年来到这里,我们到这里的时候,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建立教会。我的转变就是从开拓教会开始的。开始肯定比较艰难,需要寻找各种途径和各样的方法,一切都要从零开始,同时也花很多时间就去了解各个宗派和这座城市的教会。

现在我所在的这间教会是非常开放的,为什么要去做“开放式”教会呢?缘由有三点。一,受到排斥。当时我们一家三口和另一个弟兄过来时,经济上没有着落,压力特别大。最开始开摆过地摊,网上卖过东西。四个人在租的房子里打地铺,吃的也很节约,因为没有稳定的收入。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感受到了人情冷暖——这边城市的教会比较乱,也比较封闭,刚开始过来时我们受到了其它教会的排斥,牧者对你的态度也不是善意的。

圣经让我们彼此相爱,也要接待客旅,但实际上教会却在排斥有着同样信仰的人,这明显跟圣经的教导不符。不说是非基督徒,就是主内的人也是这样的态度对待。在这个艰难的过程里,我们不断去反思,也对各个宗派反思,到底建立怎样的教会才是蒙神喜悦、又能帮助到信徒的?

二,传福音方式的改变。初建教会时,我们不断反思,要选择什么方式、什么路径去传福音更好。尝试了很多方式。一开始选择传统的发福音单张,但发现没有什么效果,基本没有人是通过福音单张来的。

我本人比较喜欢网络,在网上也比较活跃,慢慢地我就发现,来教会聚会的人有百分之八九十都是透过网络来的。网络的特点就是开放,所以我们教会的开放跟网络的兴起也有关系。

三,有些教会不愿意开放,公开教会的聚会时间、地点等,是因为教会对“逼迫”的认识存在误解,害怕公开就会遭到逼迫。实际上,我们教会无论是时间、地址还是财务方面都是全透明、全公开的。“逼迫”不是从“公开聚会地址”而来的,这点需要正确看点。

基督时报:从2011年至今已有6年,您觉得做“开放式”教会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呢?崔牧师:教会做成开放式带来好的方面有:1,我们跟弟兄姐妹的关系很单纯,大家相处不会累,也不需要过多的伪装。弟兄姐妹之间不用刻意去讨好、拉拢彼此,或者是一味的迁就,大家平等的交流。人与人之间需要互相尊重、包容和理解,有问题了可以彼此安慰、出主意,但不是互相哄着、迁就着,这样的人际关系太累了,并且信徒之间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发生争执。

2,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在人格和经济上比较独立的人。例如,之前我认识一个姐妹,她就不准我们在她面前讲工作的事。我们在城市里面,不可能不讲工作,但她没有工作,并一再强调是上帝不让她工作,她一工作就会晕倒。所以她的内心很敏感,有时我们谈到工作时,她在旁边听到了,心里就会受刺激,就会开始絮叨为什么上帝不让她工作。所以一些有问题不愿意面对的人,可能就会选择离开。

3,培养出有独立思想的人。教会里可怜的人太多了,教会要帮助他们去改变自身,但不是百般迁就。如果医生对病人百般迁就,那就是等于把病人往死里推。弟兄姐妹在教会聚集,彼此帮助,彼此担当,但每个人也都有各自的观点和个性,可以一起讨论学习,而不是将自我完全依附在别人或教会上面。也不是谁绝对听从谁或顺服谁,而是凡事能够在一起协商讨论。

一般来讲,曾经受过严重伤害的人,比较容易流失,因为内心特别敏感。有时候讲道会讲到一些现实问题,那有些人喜欢对号入座,就认为是针对他的,然后觉得心里受到了伤害。其实一个人有问题很正常,不敢承认和面对自己的问题才不正常。我在网上看过一张图:一个教堂上写的,“完美人士请绕行”,其实就是在表达这个。很多人来到教会,他寻找的只是心灵的寄托,互相依附的安全感。而不是为了改变自己,来解决自己的问题,并且他也不大敢去真正深入了解自己的问题究竟是什么,也就谈不上敢于面对自己的问题了。

教会应该要帮助信徒解决问题,也要帮助信徒建立独立的思想,而不是让信徒成为教会或牧者的依附品,事无巨细都来询问牧师。

当然,开放式的教会有好的地方,但也有一些弊端:

1,信徒对牧者不够尊重。因为我们不像传统那样强调权柄、权威,牧者跟信徒也是非常平等的交流,这样就会导致一些受传统弱肉强食思想影响的人轻看牧者。他们也像世人一样,喜欢看排场、看背景、看权威,所以受到这种“强势”文化的影响的人,在这样的教会就非常麻烦。这对一个牧者来讲,这也是一种试探吧。

其实只要有一定牧养经历的人,就会知道什么样的传道人更讨人的喜欢。所以有些人经过一些精心的包装,用一些人为的方法去对待信徒,信徒也会非常敬畏和崇拜这样的牧师……这对很多牧者来讲是一个很大的试探。几年前我就分享过,有时候你越尊重人,却越得不别人的尊重。所以当时我想“这种人就不配得到尊重,就喜欢强者居高临下,喜欢别人用圣经知识和上帝的权威来教训他、压制他。”牧者只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高大的形象,就能够得到很多信徒喜欢和追捧。但后来我还是觉得自己不能这样做,因为过不了内心这一关。

如果我们的信仰,不是敢于表达真实的自我,而是去伪装,伪装的很属灵,很敬虔、很热心,那这种伪装不仅会给自己的内心带来痛苦,跟圣经的教导也不相符。

2,慕道友很容易反客为主。“开放式”教会现在也是一种尝试,过于开放,也会导致一些危机。一些慕道友刚进来,他可能没有读过圣经,对基督的信仰也没有概念,他进入教会,还带着以前的一些观念来处理人际关系。例如奉献,有些慕道友会觉得,你们奉献我也奉献,大家都一样,为什么只听你的不能听我的?

慕道友刚来教会,不是说不能发表意见,而是在对教会、圣经以及基督教不熟悉的情况下,首要的任务是学习。所以这里就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要谦卑的心态去学习和弟兄姊妹相处;另一个就是要调整个人的心理素质。有的慕道友所提出的意见不被接纳时,他可能会很愤怒,而有的人则很好,知道自己站在一个学习者的身份提出一些建议和看法,就算不被采纳也没什么。其实无论在教会还是在社会上,想法得不到认可,是正常的。但有的人在外面做老师、做老板、做管理习惯了,到了教会后,他也认为别人应当听他的,这样问题就产生了。

当然,做这种新型模式的教会出现问题是很正常,需要慢慢摸探索,我们也相信在这个过程中,上帝会不断的给予我们引导,就如同祂之前给我们的引导一样。

....

热门资讯